咚啪咣

社会底层米虫。

【隽叶】好哥们看到了我的女装照要求和我交往怎么办急在线等【上】

cp是隽叶
梗是“扮成萌妹被同班好哥们儿发现后要求交往”的那条推特。
有女装梗

张烨蒙头大睡了三天三夜,才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除了吃饭上厕所,他这三天都是在床上渡过的。他刚刚经历了人生当中第一个巨大转折,也就是所谓的高考。
高中三年的前两年都过得凑合,学习成绩差强人意,比不上王天琳崔隽,也能比斯文欧阳笑之之流好的多,简单来说就是中等水平,高一高二混过了,高三怎么着也得往前搏一搏。
找补习老师花了大把大把的钱,做题做到凌晨两三点,咖啡一杯接一杯的喝,高考前的最后三个月可以说是张烨人生当中最艰苦最努力的一年,以至于他考完最后一科之后回家就倒在了床上,手机关机,睡了三天三夜才缓过神来。
其实这三天之内斯文来找过他一两次,但都被他拒之门外了,他太累了,谁都不想理,睡醒过后终于把手机开了机,微信QQ短信如同爆炸一样让手机震动个不停。
其中有王天琳的约他出来聚餐,有欧阳笑之约他一起去看新上的电影,有斯文找他一起去漫展,甚至连苏可都发来了高考完后的关怀问候,还有崔隽发来的几张他的女装照……恩???
张烨浑身一个激灵,睡得太多导致的萎靡神态都被吓精神了。
他连忙仔细看了看崔隽发来的微信,时间是在一天前——

【崔隽】:在吗张烨
【崔隽】:这是你吧?
【崔隽】:[图片][图片][图片]

张烨如同被雷劈了一般,浑身上下都冒起了冷汗。
图片里的人长着一张柔和的面孔,面色红润笑意吟吟的,身穿着一身黑色女仆装,长发及腰,应该是一个非常温和的女孩子。
但照片里的人,其实是他本人。
这是被张烨遗忘在大脑的角落永远不愿意被翻出来的一段回忆,高三紧凑的学习节奏让他无暇顾及其他,连这段黑历史都忘的一干二净,好不容易高考完了终于脱离了苦海,崔隽连发三张图把他拉进了惨痛的回忆里。
一切都出自陈心语之手,是被威胁还是被利诱已经没有考究的必要了,反正最终结果是张烨的的确确是穿上了陈心语提供的女仆装戴上了陈心语提供的假发,被陈心语在脸上涂涂抹抹硬是打扮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后拍了一套照片,再经过后期处理发到了网上。
其实张烨自己都不太能认得出照片里的人是自己,况且陈心语上传到的是自己的私人微博,转发量也就几十来个,评论也很稀疏,被熟人看见并且被认出的可能性太低,张烨也就没太在意,由着陈心语开心就好,哪成想崔隽不知道从哪个旮瘩角里翻出这些图片,还踏马认出来了是他本人。
张烨故作镇定,先一一回复了其他人的消息,没去管崔隽发的那三张图片,甚至删去了与崔隽的对话,眼不见心不烦,结果他刚发完最后一条消息,崔隽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张烨被吓得手一抖,直接把电话挂了。
靠。
简直就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崔隽倒是没再打电话,他发了条微信过来,原本删除的对话又跳了出来。

【崔隽】:我知道你看到了,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这句话紧接在那三张图片的后面,刺得张烨的眼睛直痛。

【张烨】:啊?
【张烨】:不好意思,我三天手机没开机
【张烨】:怎么了吗?
张烨一本正经的回复了三条消息,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崔隽】:你收到了欧阳的消息却没收到我的吗?

张烨一惊,为什么崔隽会知道他收到了欧阳的消息?

【张烨】:啊?不知道啊?你发了什么吗?被吞了吧。

网络聊天就是这点好,你一切犯下的错误都可以强行推锅给运营公司。

【崔隽】:我和欧阳刚看完电影,我现在在他旁边。
【崔隽】:算了,你看看这几张图吧,这是你吧?
【崔隽】:[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张烨】:……

崔隽甚至又多发了两张照片。
张烨心惊胆战。
崔隽肯定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定论才来问他的,或者说是已经有证据了,只是单纯来找他问一个结论。

【张烨】:你从哪里看到的?
【崔隽】:你承认了?
【张烨】:不不不,你在说笑吧,这怎么可能是我,呵呵。
【崔隽】:没事,我刚刚还不太确定这照片上的到底是不是你,现在知道了。
【张烨】:……靠。
【崔隽】:看样子你很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是你啊
【张烨】:废话,当然了,这简直是我一生的耻辱和黑历史
【崔隽】:那
【张烨】:……那?
【崔隽】:你和我交往我就不告诉别人这件事。

……嗯????
怕不是自己睡多了出现了幻觉还在梦里吧。
张烨揉了揉眼睛,又掐了自己一把。
不是梦。

【张烨】:我们俩都是男的
【崔隽】:我知道
【张烨】:我是直男
【崔隽】:直男会穿女装吗?
【张烨】:你这是对直男的偏见,直男怎么就不能穿女装了
【崔隽】:我懂,个人癖好嘛
【张烨】:靠
【崔隽】:所以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张烨】:啊?
【崔隽】:和我交往啊
【张烨】:对不起打扰了,告辞

他深吸一口气,将手机又一次关了机,随手一扔扔进了角落里。
去你妈的。
其实张烨还是没能逃避现实。
他在家睡了三天腰酸背痛精神萎靡,刚又受到了来自同性友人的告白,思想和三观遭受了巨大的冲击,换了衣服打算出门去便利店买罐椰树椰汁尝试一下放纵的滋味,顺便活动一下筋骨舒展一下四肢,结果在刚下楼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被人拉进了一楼的通道角落。
就像是那种青春校园漫画里的场景那样,帅气的男主人公将女主人公抵在墙边,双手撑在女主人公的头两侧,现实中霸道的男主人公崔隽将娇羞的女主人公张烨壁咚在了那块儿年久失修不停往下掉石灰沫的老墙上。
张烨的后脑勺磕在墙上,满头白灰,面对着表情如常的崔隽,大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甚至也顾不上自己的衣服应该已经被斑驳的老墙蹭了一片白色的痕迹——
“崔一辩,你不是和欧阳三辩在一起呢么?”
“恩,但是为了和张队长面对面的交谈,我抛弃了欧阳三辩,特意打了辆快车过来的。”崔一辩说。
张队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张队长没接话,崔一辩也没再往下再说,一手仍然撑在张队长头一侧,另一只手拍去了张队长头上的白灰,只可惜刚刚撑在墙上自己手上也蹭了不少,张队长头上的灰越拍越多,凝固的气氛混合着楼道间起起伏伏的尘埃完美叙述了尴尬二字的含义。
崔隽干脆停了手,就那么看着张烨,看得张烨面红耳赤心砰砰直跳大脑被所谓的羞耻感灌满,满脑子来回循环播放之前崔隽微信里发的那条“你和我交往我就不告诉别人这件事”的弹幕。
张队长最终还是受不了这怪异而又暧昧的气氛,几乎是恼羞成怒的开了口:“你到底想干嘛?”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相当近,张烨背后挨着墙,避无可避,说话和呼吸都像是情人间交换气息的亲密调情。
崔隽说:“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
张烨说:“你冷静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崔隽突然笑了出来。
“你穿那套女仆装挺好看的。”
“谢谢,”张烨脸色难看,“我也觉得挺好看的。”
“我觉得有必要给其他人分享一下。”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崔隽没接话,张烨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掏出了手机点开了微信,手指一滑点开了一个对话。
崔隽应该是故意让他看的,手机屏幕倒着,辨认这人的头像还是有些吃力,但张烨还是认出来了。
是万雪霏。
那个满肚子黑水的万雪霏。
靠。
张烨想要伸手去抢下手机,崔隽一侧身子,敏捷的躲开了,甚至已经打开了相册,选中了他那几张黑历史,手指已经放在了发送键上。
“别别别别别!哥!”张烨慌忙出声,“有事好商量!你让我先考虑考虑啊!”
崔隽手一抖,糊了满屏幕白灰,图片也已经发了出去。
张烨一想到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要被这么几张照片毁于一旦,他双眼直发黑,世界仿佛被啪的一下被拉上了灯。
崔隽收好手机,拍了拍手上的灰拉过张烨的手:“放心,我没开网。”
“……”
“看你满身灰满头灰,先回你家去换件衣服收拾一下吧。”
“这是谁害的啊????”
两个人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几分钟,尴尬持续发酵,结果张烨还是没撑住,领着崔隽回了家。
家里没人,整个高三下来除了张烨辛苦,他的父母也没轻松到哪里去,陪读陪考,一起早出晚归,甚至比他还紧张,在他结束高考之后他的父母邀请他一同出门放松心情被他以太累了想先好好休息为由拒绝之后,两个人就自己买了高铁票出门旅游了,归来的时间大概在一个星期以后。
要不然张烨哪里来的机会大睡三天三夜,怕是第一天就被母上大人从床上揪起来揍得满地打滚。
张烨把人领进客厅以后自己进了浴室,就这满身的墙灰,不洗澡也得洗个头,本来就是出门买一趟东西,睡了三天他身上水都没沾过一点,干脆就直接脱了衣服冲了个澡。
当他擦着头发走出浴室的时候崔隽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手也已经洗干净了。张烨分明看见了崔隽的手机屏幕上正是他的女装照,崔隽甚至在数十分钟前对同为男性的张烨说出了“请跟我交往”这样的话,可这人就是能很自然的对他微笑,不知尴尬和羞耻为何物。
“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崔隽。”张烨坐在了崔隽对面,没擦干的头发甚至还在往下滴着细小的水珠。
崔隽收起手机,很认真的看向张烨:“我也这么认为。”
“你要是真打算好好谈怎么会拿我的女装照威胁我跟你……跟你交往,”张烨尽量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自己做到平静,“崔隽,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那什么的人。”
崔隽饶有兴致的问:“哪什么的人?”
“卑鄙无耻不要脸没下限的人。”张烨还是没忍住吐槽的冲动。
“我觉得我一向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人。”崔隽说。
“要么是我对你的看法出了偏差要么你是假的崔隽。”张烨接着吐槽。
崔隽笑了一声:“我觉得是前者。”
“成吧,是我看走眼了。”张烨翻了个白眼,“但我需要你解释一下你到目前为止的所作所为,你知道我不会轻易答应你的。”
“是啊,你自己也说了嘛,你不会轻易答应我的啊。”
“……靠。”张烨低声骂了一句。
“张烨,单纯的交往而已,只是跟我一起出去吃吃饭看看电影什么的,而且时间不会太久的,你也说了你只拿我当朋友,只要一个月,和普通朋友没什么区别的,我觉得这样的条件换我的守口如瓶很划算。”
“……”
“或者这么可爱的照片,我觉得分享出去比较好,你说呢?”
崔隽又掏出了手机拿在手上把玩,张烨看着他不停的解锁手机又把手机锁上连续做了好几个循环,分明就是为了让他看到被设置成锁屏的女装照。
张烨紧盯着崔隽的那张脸,都快看出花来了,最后偏过头去愤恨似的开口:“……你赢了。”
张烨,男,现年18岁,王牌庭辩队的队长,有叶子,小叶等他自己不太愿意承认的别名,头一次的交往经历,也可以说是说是初恋经历,交到了同为男性的王牌庭辩队一辩手崔隽手里。
“成,那我们现在就一起出门吃个饭吧,我请客,都已经下午六点了。”崔隽站了起来,“不过你这头发得吹吹再出门,你家吹风机在哪儿?”
“那边那个橱柜里。”张烨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下意识的回答了,甚至崔隽已经拿出电吹风接好插座,那只常常转笔的手穿插在他的发丝里来回梳捋了。
张烨突然就开始紧张,心跳不可抑制的加速。
他甚至都还没有“被告白之后同意开始交往恋爱”的实质感,这一切更像是在做梦,当崔隽的手无意识的蹭到他的后颈的时候他才会猛地一激灵,恍然反应过来,背后给他吹头发的这人已经是他的交往对象了。
有些滚烫的风吹得张烨的耳朵微微发烫。
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在张烨脑海里来回循环,越想越觉得有毒。
这踏马都是些什么事啊??
张烨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

TBC

写来瞎瘠薄玩玩
我这么闲肯定是个假的高三狗(。
关于女装照的由来真相↓
陈:我给你拍套女装照好不好
叶:啊???你做梦呢吧?
陈:拍伪娘是我一生的梦想
叶:斯文肯定很乐意,你不如去找他
陈:听说你最近很想要一台switch但是没什么钱啊?
叶:恩?
陈:正好我买了一台,不太想要了
叶:我觉得我可以胜任这个艰巨的任务
陈:嘻嘻

总结:哪个少年郎不想拥有一台任x堂的switch呢。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