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啪咣

社会底层米虫。

乱涂涂,用蜡笔表现冥的美貌

【隽叶】好哥们看到我的女装照要求和我交往怎么办急在线等【中】

cp是隽叶
没有文笔思维逻辑乱七八糟的写来自给自足的混乱产物。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原著
前文连接走这里→【上】
ok的话可以往下了↓

比起七月八月的酷暑,六月初算不上有多炎热,夏至日还没到,太阳直射点仍然在北移,按常理来说昼长还是小于夜长,可六点过的云起仍然是亮堂的,落日的余晖将天空染成橙色,万物都渡着一层柔和而又温暖的光。
崔隽走在人行道的外侧,张烨稍微慢了崔隽那么一步,行道树的阴影投在两人身上。
两个人都没开口说话,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平常,除了张烨的内心一团乱麻。
崔隽的声音不能说是多有特色,顶多也只能说是不难听。没有那种迷倒万千少女的低音炮,也没有惹人喜爱的清亮少年音,是介于二者之间的,普通干净的男性声线。
“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
相比通过微信发来的文字,崔隽亲口说出的话显然冲击力更大,至少张烨无事可想的时候,脑内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开始循环这句话。
语调平淡没多少起伏,尾音极轻,如同呢喃一般,但张烨就是能听出崔隽包涵在里面的确确实实的情感,所以他有了那种莫名的感觉,所谓苏到心底,换种说法就是春心萌动。
张烨开始回忆在校园法庭上崔隽发言时的声音,冷静的,蓬勃的,气宇轩昂的,意气风发的,然后又不自觉的想到了几十分钟前,崔隽对他说的那句话,那句藏着隐晦情绪的话。
“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
这可真是糟糕,就像隔壁珍妮阿姨烤的苹果派一样。
还有什么好胡思乱想的呢,自己都已经答应那个表白了。
在崔隽的威胁下。
靠。
张烨将一块儿小石子踢到了路旁,心情多少有些糟糕。
情情爱爱这样的事从来不是他考虑的问题,高中三年哪里来的时间谈情说爱,即使少年情怀总是诗,对某某某个女孩子春心荡漾,他也从来没想过谈恋爱,哪成想高考完没两三天就迎来了人生当中第一段恋情,与同性之间的恋情。
这是完全出乎意料的,不在张烨规划的人生道路范围内的意外。
张烨也很明白自己是那种容易被别人带着走的人,王牌庭辩队的成立是,被迫当上庭辩队的队长是,站上校园法庭再次开口辩论也是,即使在如此自己不情愿的情况下,他也会不自觉的,将事情尽力做好。
人生总是充满意外的。
张烨只能这么告诉自己,强迫自己接受现实。
一切为了自己的女装照不外流。
那种想跳楼自杀的羞耻感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了。
至少崔隽的人品值得信赖,所谓的“交往”只是一起吃吃饭约约会那还真无所谓,时限也不长。
有名无实的所谓交往只有一个月,崔隽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和想法,至于崔隽究竟是怎么想的对他到底抱有怎么样的想法接下来有什么举动,张烨不想也不敢往细里琢磨。
他做不到回应崔隽的情感,越想良心越发不安,索性不再去想。
“吃火锅可以吗?”崔隽侧着头看向张烨突然开口问,“齐禹前几天正好跟我提过附近有家店挺好吃的。”
“都可以啊,我无所谓的。”张烨愣了愣神慌忙回答道。
胡思乱想了许多,该想的不该想的都过了一遍大脑,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想再多也无济于事。
张烨稍稍提了速,和崔隽并排走在一起。
崔隽看了张烨一眼,没说什么。
两个人到火锅店的时候天色也黑得差不多了,高考完解放的只有高三毕业生,可在工作日这家火锅店的人依然很多,两个人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个角落的位置,面对面坐下了。
张烨还真没想到崔隽嘴里说的的火锅前面还省了重庆两个字,火锅店的空气里四处弥漫着辛辣的味道。
云起人不太能吃辣,一家重庆火锅能在算得上炎热的云起生意火爆成这样,确实说明其味道非常不错。
可——
“你不是吃不了辣吗?”张烨疑惑的提问。
“所以我们点鸳鸯锅。”崔隽冷静的回答。
不能吃辣你吃什么重庆火锅啊????
张烨面无表情:“……好的。”
两个人点了一个微辣的鸳鸯锅,又杂七杂八点了其他荤菜素菜和冷饮,拢共花了一百来块钱,花的钱虽然不多,张烨还是没拉下脸让崔隽请客,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拐了个弯绕到前台把钱付了,又悄悄的绕回上厕所的路径,假装自己刚上完厕所,坦然自若地走回座位。
此时锅底已经端上来了,菜也已经上齐了,崔隽甚至已经帮他把香油油碟都给他做好了。
这倒是张烨头一次享受别人为他如此服务的待遇。
两个人没说话,就看着火锅的半边红汤咕咚咕咚滚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另半边白汤才跟着有些动静,两个人才开始往锅里下菜。
最先开口的崔隽,话题起的自然,张烨也能接的自然,两个人从初中的辩论比赛聊到高中的校园法庭,从高考的经历聊到未来的理想,从社会的热点聊到明星的八卦,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和刚成年的普通小男生没什么两样,一边侃天论地一边涮火锅,自然得就像是白天的女装照告白事件从来没发生过一样,两个人以前怎么相处的现在还怎么相处。
鸳鸯锅一半红汤一半白汤,菜下的白汤居多。崔隽不吃辣,一点儿红油都没沾到过,张烨吃辣也不是很厉害,微辣的汤底吃两口也不太受得了,然后又吃两口不辣的中和一下,哪怕是这样也把他辣得面红耳赤直呼气,额头上一层细密的汗。
两个人把火锅捞干净的时候,张烨话都不太说的清楚了,舌头和口腔内壁仍然残留着辣椒独有的烧灼感。
张烨急急忙忙的从桌上拿冷饮,却发现自己的玻璃瓶里的饮料已经被喝的干干净净一滴都不剩了。
这就踏马的很尴尬了。
他眼泪都快出来了,用手往嘴里扇风企图得到缓解,差点儿没缓过劲,好在崔隽递冷饮递得及时,张烨叼着吸管猛地吸了几大口,缓了几分钟才觉得又活过来了。
他嘴里还叼着那根吸管,无意识的用舌尖顶弄吸管顶端,让它动来动去,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却无意间发现崔隽面色不太正常的看着他嘴里的吸管,就像刚吃了辣椒似的,连耳朵尖都泛红了。
张烨突然意识到了点什么。
崔隽递过来的应该是他自己没喝完的饮料,所以他嘴里叼弄的吸管,是崔隽的。
也就是说,这是崔隽含过的吸管。
现在正叼在他嘴里。
都是精力旺盛的成年人,张烨能猜到崔隽现在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说得纯情美好一点是少女漫画里布满了粉红色背景的间接接吻,说的龌龊下流少儿不宜一点是人类原始生理需求的暗示。
张烨连忙把吸管插回玻璃瓶里。
崔隽干咳一声说自己去结账就站起身走了,独留张烨一人在座位上发愣。
这样的发展实在是太糟糕了,比隔壁珍妮阿姨烤的苹果派上插着他的女装照还糟糕。
崔隽又走了回来,应该是得知了他已经付了钱的事,也没说别的什么,打算送他回家。
张烨咳了一声,站了起来,婉拒了崔隽送他回家的提议,两个人各自回了家。
之后的半个多月,除了周末崔隽不见人影之外,几乎每天都来找他,有时候是出去吃饭,有时候是去看电影,有时候是去唱歌,甚至还一起去了广州旅游了一趟。
张烨的父母旅行回来之后看着儿子天天往外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儿子的努力他们看在眼里,好不容易解放了也没理由阻止人出去玩,很干脆的就放任他出门了,时不时还会在经济上给予一些援助。
而在此期间崔隽也如约定好的,就是单纯的一起出来玩,过线的事一律没做,甚至手都没拉过,也提都没提所谓的“交往”“喜欢”以及那该死的女装照,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和普通的朋友没什么两样。
崔隽就像乙女向恋爱游戏里的男主角一样,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走路时会走靠近马路的一侧,会关心他的身体近况,有了第一次张烨偷偷结账请客的经验,吃饭会一开始就将钱付好,看电影会提前订好票买好奶茶和爆米花,在他口渴的时候会给他买书,带着他吃遍了云起的好吃的,张烨除了一开始有些紧张得不自然,过了没几天发现崔隽确实不会再做多余的事之后,也能玩的开心,可仍然过的煎熬。
他在良心不安。
他很清楚崔隽在不求回报的对他好,崔隽也明白他不会有所回应甚至会直接拒绝,就像崔隽在一厢情愿的单方面和他谈恋爱一样。
张烨终于在一个月期限的最后一个星期的一个晚上,对崔隽开了口:“你何必要这样?”
崔隽比张烨高一点点,两三厘米,其实没多大差别,他站得直直的,稍稍的低下头看着张烨的眼睛,笑了笑:“留个念想。”
那天晚上风挺大的,两个人在公园里散步消食,风吹得树叶呼啦呼啦响,头顶上是难得一见的星空和半轮明月。
自从张烨不愿意回忆的那个下午以来,崔隽算是头一次和张烨有了身体接触——他拥抱了张烨。
张烨有些愣神,他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
这个拥抱来的突然,崔隽没什么前兆的,就拥抱住了他,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腰,头埋在他的脖颈那儿。
已经是炎热的季节了,动了一天张烨身上黏黏糊糊的,两个大小伙子抱在一起简直难受,张烨抬手就想推开崔隽。
崔隽就像是发现了他的举动一样,将手又缩得紧了一点,闷闷的开口:“别动,我就抱一会儿。”
张烨皱着眉头:“可是很热啊。”
“抱歉。”
崔隽歉是道了,可一点要松手的迹象都没有,张烨尴尬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尝试着挣了挣,发现动不了,越挣越粘糊,索性就懒得再动了。
“我们俩没可能的。”张烨开口。
“我知道啊,我从一开始就很清楚。”崔隽的声音有些模糊。
“所以你做这些事又有什么意义呢?”
崔隽的脑袋就在眼前,张烨有些难在的偏过头,仿佛看不见崔隽头顶的发旋就不会尴尬了一样。
“是啊…有什么意义呢。”
“我也很想拥抱你亲吻你触摸你啊。”
“可我们只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
“你知道当我对你有了这样的感情的时候,有多难过吗?”
“人都是自私的啊,我知道用照片威胁你的行为很可耻很不尊重你,可我只是想要一些和你单独相处的回忆啊……”
张烨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抬手拍了拍崔隽的肩膀。
“你松开吧,热死了。”
崔隽没什么动静。
“别抱了,赶紧的,”张烨死命扒着崔隽的胳膊,“我跟你好好说点事。”
崔隽仍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你踏马再不放手我管你有没有我女装照我们俩一刀两断恩断义绝就此玩完儿朋友也别想当了。”
崔隽终于松了手,他还没站稳,张烨就抬手一拳就打在了他嘴边。
“好好说话你还不听呢是吧……你不觉得你这样很ooc吗崔一辩???”张烨提着T恤衫领口呼扇了两下觉得空气还是那么的燥热。
崔隽的嘴角被打得破了皮,整个人因为惯性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然后愣愣的站在那里,作为一个辩手应该拥有的冷静清晰的思维全部跑到了九霄云外,显然是没想到张烨会动手。
张烨用的劲大,他自己的手指关节也挺疼。
这是他人生当中第一次揍人,掌握不好力道。
“你就不能好好维持住你的冷静酷哥暖男人设吗??”
“啊??你不知道时髦值这种东西一旦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吗???”
崔隽张了张嘴,没出声。
张烨懒得管现在崔隽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自顾自的往下说:“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吧,但是还是先感谢你的喜欢。”
“刚刚那一下,你威胁我的事就算了,一会儿照片给我删了,我原谅你了,有什么事好好商量。”
“然后,我需要问你一下,你确定你的所作所为不是一时冲动?”
其实他自己都已经很明白了,那么多天以来,崔隽的所作所为不是在作秀,除了一开始的女装照告白事件,之后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在对他好,也很顾及他的感受,相处那么多天他玩的相当开心,完全没有所谓被胁迫交往的不情愿。
崔隽握了握拳又松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张烨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像是下定了决心,崔隽用手背蹭了蹭嘴边的伤口,眼睛直直的看向张烨。
“我……这么说吧,我确实是冲动的。但是不是因为冲动而喜欢上你,而是因为喜欢上你导致我的所作所为变得冲动。”
“我很清楚我们之间的可能性太小了,我原本只是打算看着你就好。”
“可我……”
张烨打断了他:“别说了,我懂了。”
崔隽猛地一怔,一时不知道张烨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张烨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在他眼里两三步的距离走了极长的时间,像是开了慢动作回放一样,张烨的一举一动都被放慢放大。
不,张烨的脸是确确实实在他眼前放大了的。
张烨吻了他。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崔隽不太清楚女孩子的嘴唇是什么样的,但是面前这个他喜欢着的男孩子的嘴唇确实是柔软的,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甜品店橱窗里的牛奶布丁。
等他再回过神来时,张烨人已经一溜烟跑了。
这算什么?
崔隽将脸埋进掌心里,后知后觉的“嘶”了一声,才发现被张烨打的伤口肿了起来。
欣喜?吃惊?手足无措?
其实都有。
那边跑了的张烨买了酒精和棉签,心想崔隽该不会已经走了,回到刚刚那地却发现崔隽还在原地发呆,不复往日冷静的形象,脸肿起来一大块儿,头发有些凌乱,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张烨一时之间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下手没有轻重,心底分出了一丁点儿的心疼,面上却仍然是没有丝毫的悔改的表情,仿佛那拳不是他打的一样。
崔隽看着他走回来,脸上的表情称得上是复杂,什么情绪都混杂的有一点。
“你……”
“我知道你有问题想问但是请你先别说话。”
崔隽开口没说两个字便被张烨打断。
路灯有些昏暗,崔隽不太能看清张烨是什么样的表情,关于他的一举一动甚至都有些模糊不清。直到伤口传来冰凉的触感,紧接着火辣辣的刺痛感袭来,他下意识的倒吸一口凉气,酒精特有的气味让崔隽意识到他面前这人在给他破了皮的伤口消毒。
也只有张烨自己清楚他的心里有多乱。
崔隽是冲动的,他刚刚的行为举止又何尝不是冲动?
他心烦气躁地将用过的棉签扔进路旁的垃圾桶。

TBC

——————————
本来是打算分两章写完的结果这章迟迟结不了尾,下一章应该就能完结。
打算写写张队长纠结的心路历程,结果功底确实不到家,写作真的太难了
我永远喜欢张队长.jpg

【隽叶】好哥们看到了我的女装照要求和我交往怎么办急在线等【上】

cp是隽叶
梗是“扮成萌妹被同班好哥们儿发现后要求交往”的那条推特。
有女装梗

张烨蒙头大睡了三天三夜,才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除了吃饭上厕所,他这三天都是在床上渡过的。他刚刚经历了人生当中第一个巨大转折,也就是所谓的高考。
高中三年的前两年都过得凑合,学习成绩差强人意,比不上王天琳崔隽,也能比斯文欧阳笑之之流好的多,简单来说就是中等水平,高一高二混过了,高三怎么着也得往前搏一搏。
找补习老师花了大把大把的钱,做题做到凌晨两三点,咖啡一杯接一杯的喝,高考前的最后三个月可以说是张烨人生当中最艰苦最努力的一年,以至于他考完最后一科之后回家就倒在了床上,手机关机,睡了三天三夜才缓过神来。
其实这三天之内斯文来找过他一两次,但都被他拒之门外了,他太累了,谁都不想理,睡醒过后终于把手机开了机,微信QQ短信如同爆炸一样让手机震动个不停。
其中有王天琳的约他出来聚餐,有欧阳笑之约他一起去看新上的电影,有斯文找他一起去漫展,甚至连苏可都发来了高考完后的关怀问候,还有崔隽发来的几张他的女装照……恩???
张烨浑身一个激灵,睡得太多导致的萎靡神态都被吓精神了。
他连忙仔细看了看崔隽发来的微信,时间是在一天前——

【崔隽】:在吗张烨
【崔隽】:这是你吧?
【崔隽】:[图片][图片][图片]

张烨如同被雷劈了一般,浑身上下都冒起了冷汗。
图片里的人长着一张柔和的面孔,面色红润笑意吟吟的,身穿着一身黑色女仆装,长发及腰,应该是一个非常温和的女孩子。
但照片里的人,其实是他本人。
这是被张烨遗忘在大脑的角落永远不愿意被翻出来的一段回忆,高三紧凑的学习节奏让他无暇顾及其他,连这段黑历史都忘的一干二净,好不容易高考完了终于脱离了苦海,崔隽连发三张图把他拉进了惨痛的回忆里。
一切都出自陈心语之手,是被威胁还是被利诱已经没有考究的必要了,反正最终结果是张烨的的确确是穿上了陈心语提供的女仆装戴上了陈心语提供的假发,被陈心语在脸上涂涂抹抹硬是打扮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后拍了一套照片,再经过后期处理发到了网上。
其实张烨自己都不太能认得出照片里的人是自己,况且陈心语上传到的是自己的私人微博,转发量也就几十来个,评论也很稀疏,被熟人看见并且被认出的可能性太低,张烨也就没太在意,由着陈心语开心就好,哪成想崔隽不知道从哪个旮瘩角里翻出这些图片,还踏马认出来了是他本人。
张烨故作镇定,先一一回复了其他人的消息,没去管崔隽发的那三张图片,甚至删去了与崔隽的对话,眼不见心不烦,结果他刚发完最后一条消息,崔隽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张烨被吓得手一抖,直接把电话挂了。
靠。
简直就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崔隽倒是没再打电话,他发了条微信过来,原本删除的对话又跳了出来。

【崔隽】:我知道你看到了,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这句话紧接在那三张图片的后面,刺得张烨的眼睛直痛。

【张烨】:啊?
【张烨】:不好意思,我三天手机没开机
【张烨】:怎么了吗?
张烨一本正经的回复了三条消息,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崔隽】:你收到了欧阳的消息却没收到我的吗?

张烨一惊,为什么崔隽会知道他收到了欧阳的消息?

【张烨】:啊?不知道啊?你发了什么吗?被吞了吧。

网络聊天就是这点好,你一切犯下的错误都可以强行推锅给运营公司。

【崔隽】:我和欧阳刚看完电影,我现在在他旁边。
【崔隽】:算了,你看看这几张图吧,这是你吧?
【崔隽】:[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张烨】:……

崔隽甚至又多发了两张照片。
张烨心惊胆战。
崔隽肯定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定论才来问他的,或者说是已经有证据了,只是单纯来找他问一个结论。

【张烨】:你从哪里看到的?
【崔隽】:你承认了?
【张烨】:不不不,你在说笑吧,这怎么可能是我,呵呵。
【崔隽】:没事,我刚刚还不太确定这照片上的到底是不是你,现在知道了。
【张烨】:……靠。
【崔隽】:看样子你很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是你啊
【张烨】:废话,当然了,这简直是我一生的耻辱和黑历史
【崔隽】:那
【张烨】:……那?
【崔隽】:你和我交往我就不告诉别人这件事。

……嗯????
怕不是自己睡多了出现了幻觉还在梦里吧。
张烨揉了揉眼睛,又掐了自己一把。
不是梦。

【张烨】:我们俩都是男的
【崔隽】:我知道
【张烨】:我是直男
【崔隽】:直男会穿女装吗?
【张烨】:你这是对直男的偏见,直男怎么就不能穿女装了
【崔隽】:我懂,个人癖好嘛
【张烨】:靠
【崔隽】:所以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张烨】:啊?
【崔隽】:和我交往啊
【张烨】:对不起打扰了,告辞

他深吸一口气,将手机又一次关了机,随手一扔扔进了角落里。
去你妈的。
其实张烨还是没能逃避现实。
他在家睡了三天腰酸背痛精神萎靡,刚又受到了来自同性友人的告白,思想和三观遭受了巨大的冲击,换了衣服打算出门去便利店买罐椰树椰汁尝试一下放纵的滋味,顺便活动一下筋骨舒展一下四肢,结果在刚下楼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被人拉进了一楼的通道角落。
就像是那种青春校园漫画里的场景那样,帅气的男主人公将女主人公抵在墙边,双手撑在女主人公的头两侧,现实中霸道的男主人公崔隽将娇羞的女主人公张烨壁咚在了那块儿年久失修不停往下掉石灰沫的老墙上。
张烨的后脑勺磕在墙上,满头白灰,面对着表情如常的崔隽,大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甚至也顾不上自己的衣服应该已经被斑驳的老墙蹭了一片白色的痕迹——
“崔一辩,你不是和欧阳三辩在一起呢么?”
“恩,但是为了和张队长面对面的交谈,我抛弃了欧阳三辩,特意打了辆快车过来的。”崔一辩说。
张队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张队长没接话,崔一辩也没再往下再说,一手仍然撑在张队长头一侧,另一只手拍去了张队长头上的白灰,只可惜刚刚撑在墙上自己手上也蹭了不少,张队长头上的灰越拍越多,凝固的气氛混合着楼道间起起伏伏的尘埃完美叙述了尴尬二字的含义。
崔隽干脆停了手,就那么看着张烨,看得张烨面红耳赤心砰砰直跳大脑被所谓的羞耻感灌满,满脑子来回循环播放之前崔隽微信里发的那条“你和我交往我就不告诉别人这件事”的弹幕。
张队长最终还是受不了这怪异而又暧昧的气氛,几乎是恼羞成怒的开了口:“你到底想干嘛?”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相当近,张烨背后挨着墙,避无可避,说话和呼吸都像是情人间交换气息的亲密调情。
崔隽说:“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
张烨说:“你冷静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崔隽突然笑了出来。
“你穿那套女仆装挺好看的。”
“谢谢,”张烨脸色难看,“我也觉得挺好看的。”
“我觉得有必要给其他人分享一下。”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崔隽没接话,张烨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掏出了手机点开了微信,手指一滑点开了一个对话。
崔隽应该是故意让他看的,手机屏幕倒着,辨认这人的头像还是有些吃力,但张烨还是认出来了。
是万雪霏。
那个满肚子黑水的万雪霏。
靠。
张烨想要伸手去抢下手机,崔隽一侧身子,敏捷的躲开了,甚至已经打开了相册,选中了他那几张黑历史,手指已经放在了发送键上。
“别别别别别!哥!”张烨慌忙出声,“有事好商量!你让我先考虑考虑啊!”
崔隽手一抖,糊了满屏幕白灰,图片也已经发了出去。
张烨一想到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要被这么几张照片毁于一旦,他双眼直发黑,世界仿佛被啪的一下被拉上了灯。
崔隽收好手机,拍了拍手上的灰拉过张烨的手:“放心,我没开网。”
“……”
“看你满身灰满头灰,先回你家去换件衣服收拾一下吧。”
“这是谁害的啊????”
两个人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几分钟,尴尬持续发酵,结果张烨还是没撑住,领着崔隽回了家。
家里没人,整个高三下来除了张烨辛苦,他的父母也没轻松到哪里去,陪读陪考,一起早出晚归,甚至比他还紧张,在他结束高考之后他的父母邀请他一同出门放松心情被他以太累了想先好好休息为由拒绝之后,两个人就自己买了高铁票出门旅游了,归来的时间大概在一个星期以后。
要不然张烨哪里来的机会大睡三天三夜,怕是第一天就被母上大人从床上揪起来揍得满地打滚。
张烨把人领进客厅以后自己进了浴室,就这满身的墙灰,不洗澡也得洗个头,本来就是出门买一趟东西,睡了三天他身上水都没沾过一点,干脆就直接脱了衣服冲了个澡。
当他擦着头发走出浴室的时候崔隽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手也已经洗干净了。张烨分明看见了崔隽的手机屏幕上正是他的女装照,崔隽甚至在数十分钟前对同为男性的张烨说出了“请跟我交往”这样的话,可这人就是能很自然的对他微笑,不知尴尬和羞耻为何物。
“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崔隽。”张烨坐在了崔隽对面,没擦干的头发甚至还在往下滴着细小的水珠。
崔隽收起手机,很认真的看向张烨:“我也这么认为。”
“你要是真打算好好谈怎么会拿我的女装照威胁我跟你……跟你交往,”张烨尽量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自己做到平静,“崔隽,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那什么的人。”
崔隽饶有兴致的问:“哪什么的人?”
“卑鄙无耻不要脸没下限的人。”张烨还是没忍住吐槽的冲动。
“我觉得我一向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人。”崔隽说。
“要么是我对你的看法出了偏差要么你是假的崔隽。”张烨接着吐槽。
崔隽笑了一声:“我觉得是前者。”
“成吧,是我看走眼了。”张烨翻了个白眼,“但我需要你解释一下你到目前为止的所作所为,你知道我不会轻易答应你的。”
“是啊,你自己也说了嘛,你不会轻易答应我的啊。”
“……靠。”张烨低声骂了一句。
“张烨,单纯的交往而已,只是跟我一起出去吃吃饭看看电影什么的,而且时间不会太久的,你也说了你只拿我当朋友,只要一个月,和普通朋友没什么区别的,我觉得这样的条件换我的守口如瓶很划算。”
“……”
“或者这么可爱的照片,我觉得分享出去比较好,你说呢?”
崔隽又掏出了手机拿在手上把玩,张烨看着他不停的解锁手机又把手机锁上连续做了好几个循环,分明就是为了让他看到被设置成锁屏的女装照。
张烨紧盯着崔隽的那张脸,都快看出花来了,最后偏过头去愤恨似的开口:“……你赢了。”
张烨,男,现年18岁,王牌庭辩队的队长,有叶子,小叶等他自己不太愿意承认的别名,头一次的交往经历,也可以说是说是初恋经历,交到了同为男性的王牌庭辩队一辩手崔隽手里。
“成,那我们现在就一起出门吃个饭吧,我请客,都已经下午六点了。”崔隽站了起来,“不过你这头发得吹吹再出门,你家吹风机在哪儿?”
“那边那个橱柜里。”张烨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下意识的回答了,甚至崔隽已经拿出电吹风接好插座,那只常常转笔的手穿插在他的发丝里来回梳捋了。
张烨突然就开始紧张,心跳不可抑制的加速。
他甚至都还没有“被告白之后同意开始交往恋爱”的实质感,这一切更像是在做梦,当崔隽的手无意识的蹭到他的后颈的时候他才会猛地一激灵,恍然反应过来,背后给他吹头发的这人已经是他的交往对象了。
有些滚烫的风吹得张烨的耳朵微微发烫。
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在张烨脑海里来回循环,越想越觉得有毒。
这踏马都是些什么事啊??
张烨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

TBC

写来瞎瘠薄玩玩
我这么闲肯定是个假的高三狗(。
关于女装照的由来真相↓
陈:我给你拍套女装照好不好
叶:啊???你做梦呢吧?
陈:拍伪娘是我一生的梦想
叶:斯文肯定很乐意,你不如去找他
陈:听说你最近很想要一台switch但是没什么钱啊?
叶:恩?
陈:正好我买了一台,不太想要了
叶:我觉得我可以胜任这个艰巨的任务
陈:嘻嘻

总结:哪个少年郎不想拥有一台任x堂的switch呢。

一个烨厨的自我修养
都是张队长,算是摸鱼,p1是正在画的锄大D庭辩队合照的一部分的截图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画完的一天(:3[▓▓]

是隽叶,陆陆续续画了两三天的样子
就那个……第一辩手的同好我们扩扩列好不好qaq,你评论我私信找你啊qaq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